搜索
欢迎来到湖北大纲律师事务所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13377895999
QQ :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24号
     德成中心
联系电话:13377895999    027-87838885
传真:027-87838885

版权归湖北大纲律师事务所       鄂ICP备18013686号-1         

手机网站

关于大纲

律所简介
律所文化
发展历程
荣誉资质
合作伙伴

   业务领域

金融保险       建筑工程    
公司及证券    涉外  
知识产权       海事海商  
房地产法       刑事辩护  

民商              行政

新闻资讯

>
>
>
赌资42亿镇江破获跨境网络开赌场案 参与赌博会坐牢吗

赌资42亿镇江破获跨境网络开赌场案 参与赌博会坐牢吗

分类:
社会新闻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17
  ▲非法网站“趣某网”
  累计赌资42亿余元
  非法获利7亿多!
  各级代理1000余名
  注册“赌客”75万余名!
  扣押服务器55台
  手机电脑100多部!
  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
  冻结涉案资金1.1亿余元!
  这是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近期侦破的“2.28”跨境网络开设赌场案的简要情况。
  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开赛前夕,这个特大跨境网络开设赌场犯罪团伙被警方端掉!
  案发
  一则广告牵出一起跨境网络开设赌场案
  今年初,在某网站主页上刊登的一则广告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这则广告的费用达到了450多万元,来自“趣某网”。
  “根据法律规定,在网上平台买彩票除了国家许可范围以外,其他网络彩票形式均属违法行为。”镇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朱游仙介绍,经初查,广告中宣传的“趣某网”网站设置了“双色球”、“大乐透”、“竞彩足球”等各类彩票,中奖结果与国家发行彩票的开奖结果一致,但赔率更高,另有额外加奖、派送红包等活动,所赢资金可随时提现。以“竞彩足球”为例,网站竞彩足球提供世界各国足球联赛、杯赛的比赛场次,玩家可选择全场胜负、总进球、半全场胜负、比分进行押注,每种方式设置不同的赔率,每注2分(2元),可翻倍投注、串场投注,并不受倍率限制,最终以比赛结果确定是否中奖,奖金按下注金额乘赔率计算,并返还至玩家的账户余额,玩家可提现至绑定的银行卡。
  “经查,450万广告费分别来自马来西亚籍的5张银行卡。”镇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治安行动大队民警陆振东说,结合“账户充值”、“竞猜下注”、“倍率返还”、“账户提现”等特征,判断“趣某网”网站为一非法私彩类赌博网站。
  侦查中发现,“趣某网”网站主服务器设置在菲律宾,在境外的网站开办人员通过租用国内分服务器的方式,在我国境内开设了该网站。网站实际经营者在国内大肆招揽代理,对成功发展会员下注参赌的,按比例给予资金返利。
  幕后
  团伙骨干境外遥控,网站会员多达75万名
  在江苏省公安厅的领导下,“2.28”专案组通过2个多月的不懈努力,从产业链、技术链、资金链、人员链入手,逐链推进、逐链突破,最终揭开了这一庞大而严密犯罪网络的庐山真面目。
  原来,为注册运营“趣某网”,该犯罪团伙注册成立了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但该公司是个典型的“空壳公司”。同时,犯罪团伙主要成员藏匿境外,负责网站的运营管理、操作网站资金流转、遥控指挥境内负责人员,并建立客服团队负责联系国内技术人员、网站会员和充值代理、“第四方”支付平台。
  网站实际经营者招募的国内网站技术维护团队,负责在国内多地搭建、租用服务器并进行维护;团伙发展的代理负责发展会员并指导会员下注赌博,以此获取提成。
  为确保网站的正常运转,境外和国内的技术维护人员,通过自行租用服务器、联络中介公司租用服务器等方式,分别在广东、浙江以及省内多地租用了一大批服务器,用于为网站加速、跳转、存储数据,并专门建立备用服务器系统,防止日常使用服务器被查获、网站被攻击后可以及时重新上线使用。同时,该团伙还雇佣了一批网站设计人员、专业技术人员,进行网站网页的更新优化、网站运行维护、防黑客入侵攻击等工作,网站专业技术力量不亚于正规网站。
  此外,该网站的“资金链”非常隐蔽,网站经营者控制的资金账户并不与会员的充值赌资发生直接联系。会员的赌资打入网站预留的银行账户或者国内代理人员的支付宝账户,“第四方”支付平台和国内代理通过一系列“人头卡”银行账户,以固定的金额(一般为银行规定的单笔转账限额)分批次汇入其他银行账户,通过层层流转进入以国际投资公司、国际贸易公司、珠宝公司为名号的地下钱庄,最终流入网站经营者的境外账户。
  “犯罪团伙交易频繁,结构庞杂,我们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支付宝‘天朗计划’安全团队的技术配合下,理清了脉络,使得这条犯罪‘产业链’浮出水面。”镇江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侦察大队大队长张明说。
  本案主办民警陆振东介绍,该犯罪团伙成员分布在国内十余个省市和境外,国内成员大部分受境外人员直接遥控指挥,相互之间直接联系较少,各自负责一块工作。警方在对网络后台数据的分析时发现,该赌博网站发展的代理多达1000余名,个别代理非法获利高达近千万元,注册会员也遍布全国各地,人数多达75万余名,犯罪团伙用于资金流转的银行卡多达近千张,累计接收的赌资高达42亿多元。
  5月23日,公安部统一下达指令,要求各涉案地公安机关全力配合开展案件集中收网工作。10时30分,随着前线指挥部的一声令下,各工作组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迅速根据自身任务要求,开展抓捕、查封、扣押、冻结工作,共抓获国内主要代理潘某安、汪某东等犯罪嫌疑人23名,扣押服务器33台、手机40余部,冻结涉案账户65个、赃款5000余万人民币,查封为赌博网站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在线”、“**顺利”第四方支付平台公司2家。
  审讯
  90后代理商赚1500万,本打算再赚1000万
  “这个网站是2016年开始经营的,资金周转42亿多元,获利7亿多。”镇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朱游仙表示,抓获上述犯罪嫌疑人后,警方通过审讯得知,这个网站让很多人发家致富,其中,会员代理、90后男子潘某2年就赚了1500万。
  据了解,潘某是连云港赣榆人,他大专毕业后就在上海工作,曾帮竞彩网站做彩票分析,后来结识赌博网站的人,入了行,成了这家网站的国内会员代理,会员充值的钱,他能拿到7%的返点。
  办案民警陆振东介绍,潘某是一个很节约用钱的人,做代理时赚的钱他大部分都了存起来,准备在世界杯期间再赚1000万,然后在上海买房,没想到世界杯开始前被抓了。
  南京人吕某作为该网站的一名充值代理,2个多月就赚了100多万。由于支付宝有提现额度限制,为了便于做代理,吕某将自己和妻子、亲戚、同学的支付宝账户都用上了,从每天上午8点到晚上12点,他都要将支付宝账户放到网站的充值平台上,今年2月3日至5月10日期间,他为网站提供了33个支付宝账号,用于接收赌资,给网站带来了1.6亿元的收入,他从这些钱中拿到了1%的返点。
  国内网站技术人员雷某则通过当中介的方式赚差价。雷某原本在淘宝网上开店,对外出租服务器,趣某网的境外客服人员找到了他,跟他租用服务器并谈好了价格。雷某自己并没有服务器,他找到了一家科技公司,以每台服务器每月1.3万元的价格租用服务器,他再加价2000元,以1.5万元的价格转租给趣某网,后者通过他租用了14台服务器,双方没有签订合同,仅仅是在网上达成口头约定。
  朱游仙指出,博彩网站以这种曲折的方式租用服务器,虽然加大了成本,但提高了安全系数,雷某也因此获利30万余元。不过有人欢喜有人忧,代理人员和网站技术人员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大部分赌客却成了输家。
  “赌客输掉两三百万的情况比较普遍。”朱游仙表示,这个网站也有手机客户端,随时随地都可以投注,而且根据他们了解到的信息,这种网站除了在赌客购彩后不出票外,还会在赌客中大奖后不予兑现,“所以我们制定的方案是在世界杯开始前进行抓捕。”
  启示
  行业自律和网络运行服务监管有待加强
  目前,本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通过对案件的侦办,警方发现,本案有几个点值得引起深思:大量未成年人参与赌博、第三方支付平台管理不严、网络运行服务监管有待加强。
  网络赌博应判处多少年
  累计赌资42亿镇江破获跨境网络开赌场案 参与赌博会坐牢吗
  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
  客观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主义的社会风尚。赌博不仅危害社会秩序,影响生产、工作和生活,而且往往是诱发其他犯罪的温床,对社会危害很大,应予严厉打击。
  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
  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且以营利为目的。即行为人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一贯参加赌博,是为了获取钱财,而不是为了消遣、娱乐。以营利为目的并不是说行为人一定要赢得钱财,只要是为了获取钱财,即使实际上未能赢得钱财甚至输了钱,也不影响行为人具备赌博罪的主观要件。
  我国刑法对赌博罪的相关规定有:第三百零三条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网络赌博怎样处罚
  随着互联网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日益加深,网络犯罪也悄然而起,对于网络赌博,法律是如何认定和处罚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明知是赌博网站,而为其提供下列服务或者帮助的,属于开设赌场罪的共同犯罪,依照网络赌博罪的规定处罚:
  (一)为赌博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投放广告、发展会员、软件开发、技术支持等服务,收取服务费数额在2万元以上的;
  (二)为赌博网站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收取服务费数额在1万元以上或者帮助收取赌资20万元以上的;
  (三)为10个以上赌博网站投放与网址、赔率等信息有关的广告或者为赌博网站投放广告累计100条以上的。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前款规定标准5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实施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但是有证据证明确实不知道的除外:
  (一)收到行政主管机关书面等方式的告知后,仍然实施上述行为的;
  (二)为赌博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投放广告、软件开发、技术支持、资金支付结算等服务,收取服务费明显异常的;
  (三)在执法人员调查时,通过销毁、修改数据、账本等方式故意规避调查或者向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的;
  (四)其他有证据证明行为人明知的。如果有开设赌场的犯罪嫌疑人尚未到案,但是不影响对已到案共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犯罪事实认定的,可以依法对已到案者定罪处罚。
  (编辑:天下无讼)